看我成诗 凝视成画


《燃烧女子的画像》(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看似女同志爱情故事,但实则它远大于同志议题,甚至爱情。

故事讲述在18世纪的欧洲女画家玛莉安,须要在对方不知情的状况下,完成千金小姐艾洛伊兹出嫁前的肖像画,让她远在米兰的未婚夫能在婚礼前看见妻子的容貌。于是玛莉安假扮女仆,在白天悄悄观察艾洛伊兹的神韵和一举一动,夜里才借着烛光把她绘于画布之上,原本出于绘画而不断的近身注视,却让两人的关系起着暧昧的变化……


法国女导演Celine Sciamma(瑟琳席安玛)是书写女性的能手,她与《燃》女主角Adele Haenel(阿黛儿艾奈尔)13年前因《水仙花开》(Water Lilies)结识后成为多年恋人,戏里戏外相互影响着彼此,也让这次《燃》的女性视角增添一层微妙的亲密关系。

女性间平等的语言

片中几乎没有男性角色出现,除了串场的船夫、送画人等功能性男性角色,全片120分钟故事着墨点都从两个女主角的互相凝视(gaze),看与被看当中开展。全片透过绘制肖像画这个主题,以观察者、被观察者角色的置换与并存,呈现她们两人关系变化与对彼此的情感流动。画家在画布及所绘画的人物视角来回流转,而电影的镜头也让观众从窥探者,到成为被窥看的目标。

过去比较擅长拍摄青春女性心理的导演,在《燃》中像是变成了成熟的女人,一夜长大,也更具魅力。

申诉归途防疫措施让人扫兴 女网民遭网民围剿狂轰

女网民所发的脸书贴文,在不到10小时内留言高达1万1000条,分享超过9500次。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人人自危,并提高防疫的醒觉意识。一名刚回国的网民在脸书申诉,归途中的一些防疫措施让人颇为扫兴,随即引起网民不满,围剿狂轰。 一名自澳洲黄金海岸与家人乘搭飞机返回大马的女网民在脸书上发贴文,指:“准备登机回国,原本旅行后回家是很开心的事情,不过我们还没回国就有大部分的人们要我们自行隔离14天,感觉我们真的是带菌者酱,真的无语”。 该贴文发出后,在不到10小时内留言高达1万1000条,分享超过9500次。多数网民认为,该文显示事主防疫意识较低,既然对方从国外回来,自行隔离是必须的,这也是为社会及家人负责。 网民认为事主防疫意识较低,既然从国外回来,自行隔离是必须的,这也是为社会及家人负责。 有些网民猜测,即使网民涌入留言批评,但事主贴文后却没回复或删除,相信是因为她和家人还

在故事中,三个女性角色都是平等的。


艾洛伊兹虽然是雇主、大家闺秀,却没有丝毫的盛气凌人,玛莉安虽然只是受雇于人的画家,却坚持着艺术节操,不卑不亢。就连女佣索菲,都与女主人关系融洽,一起玩扑克牌,在生活起居中相互照应。在森严的18世纪背景,仿佛与世隔绝悬崖峭壁上(隐喻着当时对女性及禁忌爱情的世俗枷锁)的房子,打造女性“乌托邦”式平等与爱的世界。

片中饰演女画家的法国女演员Noemie Merlant(诺米梅兰特)曾说,在一票几乎全女性的电影拍摄团队中,让她感觉到一种平等,可以享受真正做自己的自由。她们在这样的环境里,舒服地撞击彼此的创意,共同创造了这部电影的基调。那是属于女性私房对话的自由空间,而她们同时也向世界主流电影舞台,分享着另一种电影语言中的私密符号和窥看的视角。

关于恋爱的记忆

只有苍白单色的墙纸与布景,让穿着大红与鲜绿的两个女主人翁,像在一幅活动的油画中,跃然在银幕画布前。影片展现的自然光线,绘画构图,打造了电影“油画般的质感”。镜头是眼睛,摄影机是画框,导演也是画家。

《燃》以希腊神话中奥菲斯到地狱拯救妻子,却在关键时刻回头导致她永远被困在地狱的悲剧故事贯穿整部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