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加班影响了青年的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 ,却又不得加班?

996工作制现象折射在职青年超时工作问题,是当前劳动力市场讨论的焦点,厘清在职青年超时工作的现状,影响因素及其社会心理后果,对于建立和谐劳动关系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劳动力动态调查数据分析发现,超过一半的在职青年存在客观加班,四成主观认识加班,但近三分一是被迫加班,四成是无偿加班。超时工作在男性,教育程度降低,资源与劳动密集型行业,外国合资企业的在职青年群体中最为严重;但知识技术行业,非生产人员,非外国单位中无偿加班比例更高。工作生活空间一体化“引诱”在职青年延长工作时间。在职青年的加班同时遵循经济效用最大化的原则。超时工作尤其是无偿的,非强制加班显着降低在职青年的幸福感,获得感(职业获得),安全感(身体健康安全)。 安全感转变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各类人员对于劳动效率的要求水涨船高,行业竞争愈演愈烈,导致受雇劳动力的超时工作现象屡见不鲜;加班演变成一种工作“新常态”和职场“新文化”。多超时加班的企业,华为,阿里,京东,苏宁,拼多等先后被列入“ 996公司名单”。996非互联网等行业所独有,2019年11月娱乐行业的高以翔由于连续录制17小时综艺节目而导致心源性猝死,致使996工作制再度嵌入舆论漩涡。围绕996工作制对个体生活和劳动权益的影响等网络讨论持续发酵,“ 996”一词也入选了2019年《咬文嚼字》的十大流行语,折射出996工作制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加班成为众多人力的工作“标配”。晚上熬夜加班,第二天咖啡续命,干着996的工作,拖着ICU的身躯,996成青年新标签。众多青年时常以“感觉身体被掏空”自嘲,调侃不愿加班又不得不加班背后的辛酸和无奈。
转载说明:本文转载自互联网,如有侵犯你的利益,请发邮件至本站邮箱,本站24小时内将予删除。
疫情之下苹果遭受巨大冲击,4月iPhone销量下降77%

疫情对苹果产品销量造成巨大冲击,据彭博社12日报道,受疫情爆发影响,4月份的苹果的iPhone销量同比下降77%,环比下降56%。3月14日,库克宣布关闭大中华区以外所有苹果零售店,公司最初计划在3月27日重新开放零售店,但由于海外疫情蔓延,直到5月一些门店才陆续恢覆营业。在全球,苹果拥有超过500家Apple Store零售店,其中42家位于大中华区。苹果5月发布的2020财年第二财季财报显示,苹果公司第二财季净利润112.49亿美元,同比下降3%;净营收583.13亿美元,同比增长1%,其中,iPhone收入同比下滑7%;Mac收入同比下滑2.9%;iPad收入同比下滑10.34%;服务收入、可穿戴及家居配件收入则分别增长17%和23%。此前,高盛在4月发布报告预测称,2020年第二季度苹果iPhone销量可能会出现巨大下滑,降幅可能在三